现实迷途(又名:自己跑业务的程序员)

tangtdd 2012-04-01 12:50:00 12916人围观

现实迷途

  (又名:自己跑业务的程序员)

  作者:清风觅剑

  清风觅剑,80后先锋,IT民工,中级专职写手,生于微寒,长于乱世,混于江湖,走南闯北,了解城乡,文理兼修,理性与感性并存,如清风般立于天地间,只为寻找心中的那一把正义、自由、不羁和力量之剑,目标:程序界里小说写得最好,小说界里程序写得最好。

  (此文若不火,从此封笔)

  序

  在现实社会中,在以金钱为主导的价值观下,每个人都可能会走入迷途,工作或事业可能是这样,爱情或婚姻亦可能是这样,所以,就有了这一出“现实迷途”的精彩而又震撼内心的故事。

  有关程序员,有关跑业务,有关创业,有关爱情,有关房子,有关结婚,有关社会现实,有关争斗,都尽在这里了,如果反响不错,就写下去,如果没有人气,就不写了。如果你觉得不错,就请留下你的脚印,帮我把帖子顶上去,谢谢!

  注:原创作品,请尊重原作者,未经同意,请勿转载,否则追究责任。

  (暂定逢周一、周三、周五更新)



 

发表评论
  • tangtdd 2012-04-01 12:51:36
      第一章 祸不单行

      注:原创作品,请尊重原作者,未经同意,请勿转载,否则追究责任。

      寒冷的北风呼呼地吹着,大雨哗哗地下着,江北撑着一把又破又小的雨伞,十分狼狈地走在马路上,雨水几乎把他的下半身打湿了,让他感到有一丝寒冷。

      这就是老天爷要送给江北的告别礼物,如果不是因为身上带着移动硬盘和一些资料,江北早就想把那把破雨伞扔了,然后就这样在雨水中淋个痛快,好好接受老天爷的这份礼物。

      大雨下的马路上依然车水马龙,没有人知道江北就在十几分钟前,正式从他的公司离职,准确地说是被老总劝退了。想起这一幕,江北心里依然忿忿不平,他也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:天下乌鸦一般黑,天下的资本家也他妈的一样黑心,不管是资本主义的,还是社会主义的。

      江北三年前进入这家公司,搞程序开发,三年里为公司产品的研发付出了巨大的心血,使得公司的产品可以大卖,老总大赚;并带熟了两个新人,使他们成为继江北之后的公司的核心技术骨干。江北可谓为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      可是就在不久后,老总开始过河拆桥、卸磨杀驴了,原因就是江北的工资太高了,而且江北带熟的两个新人,已完全可以顶替江北,所以老总找理由跟江北说,由于公司发展遇到资金不足的问题,需要开源节流,要将江北的工资下调。

      对一个已很有资历的程序开发人员来说,被公司强行削减工资,那就是耻辱,这正是老总使出的招数,目的就是想让江北滚蛋。所以江北自然无法接受被削减工资的事实,干脆主动辞职走人。最后,老总只给了他半个月工资的金额作为补偿,连年终奖也省了。

      当初老总让江北带两个新人,说得冠冕堂皇,说等把新人带熟了,江北就不用事事亲力亲为,就不用那么辛苦了,然后专门负责技术管理的事情,可他妈的把新人带熟后,老总就让江北滚蛋了,因为两个新人的工资加起来都不及江北高。

      江北真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也不知道留个心眼,对自己的看家本领有所保留,而全盘向两个新人传授了,哪曾想到这样做会招致被老总变相逼自己滚蛋。

      “去你妈的!”想起这些,江北又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。

      可是,比这事更糟糕的事情,就是在半个月前,和江北相恋了三年多的女友,也离他而去了,分手的原因就是,江北在广州无房无车,她要跟一个有房有车的男人,她要过一种安稳的生活。正式分手那天,望着她绝情而去的背影,江北面无表情,脸上像死人一般,但是江北的心里在流泪,在滴血。

      就在那一天,江北几乎彻底不相信爱情了。都说“情意千斤,不敌胸脯四两”,可他妈的反过来不也是一样吗?情意千日,不敌房子数平!

      江北的好同学好哥们狗子,早就告诉过江北,她不靠谱,让江北多留个心眼,防着点,感情不要陷得太深,不要投入太多。但那时江北不信,觉得狗子说得有点偏激了,对她不公平,江北也不相信两个人的爱情会真的那么世俗,江北还是相信有真爱的。

      所以三年多的时间里,江北对她疼爱有加,对她千依百顺,她要买什么就给她买,她要去哪里玩就陪她去,江北的工资,除了必要的生活开支和存起一些外,其余的几乎都花在她身上了。对她做这些,江北心甘情愿,因为江北爱她。

      但这样她还是不满足,因为江北在广州还买不起房子,她要她将来的老公在两人结婚前,要在广州买房。江北让她等他,给他一些时间,他一定可以做到的。

      但是她还是等不及了,跟一个大她近十岁的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。那男人是广州人,家中有几套房,有车,无正式职业,平时炒炒股,靠收租和炒股为生,曾追过不少女子,两三年前曾和一女子已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,结果还是因为双方家庭的原因吹了。后来因为偶然的机会认识了江北的女友,被她的外貌和气质所吸引,开始追她追了半年多,结果她还是抵挡不住房子车子和广州户口的诱惑,决定舍江北而去,和那个男人好。

      当然这些事情江北一直并不知道,就在要分手的前几天,她才向江北坦白的,江北被打击得既气愤又伤心,劝她别走,但她还是决定要走了。

      其实江北应该早就有所察觉才是,因为最近这两三个月,她都以种种理由不让江北碰她的身体,不是说来那个,就是说不舒服,太累,没心情,等等。这下好了,江北以后再也不会有机会碰了。

      女人啊!真是变心的时候比什么都快,比什么都绝情。

      江北以前不信狗子的话,但现在结果呢?真是被狗子说中了。江北投入了金钱,付出了感情,但是最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,人没了,情也没了。

      寒冷的北风还是呼呼地吹着,大雨还是哗哗地下着,江北不想坐车,就在马路上一直行走,那把破伞就像那些势利的女人一样嘲笑着他,从伞面上倾泻而下的雨水已把他的下半身完全淋湿了。

      “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!最好把整个世界都淹没了!”带着更深的寒意,忿懑中江北在心里大呼。
  • tangtdd 2012-04-01 12:55:42
      第二章 借酒买醉

      注:原创作品,请尊重原作者,未经同意,请勿转载,否则追究责任。

      夜色下的广州城,五光十色,流光溢彩。

      江北独自一人来到闹市区中闹中带静的一个大酒吧,江北要来这里借酒消愁。

      酒吧里正音乐震天,五颜六色的滚动灯光激情四射,各色红男绿女或在舞池中扭着跳着,或在对喝拼酒,或在暖昧缠绵,好一个灯红酒绿的场面。

      不过江北并不钟情于这样的的场景,他只是来喝酒解闷。

      几瓶啤酒下肚后,江北的意识开始有点模糊起来,神经也开始有点兴奋了。随着那富有节奏感的Disco音乐在耳边不断响起,江北的注意力也转移了,那些烦恼也暂时抛开了。

      这就是一个人到酒吧喝酒的好处,可以随心所欲地喝,又不觉得一个人没有气氛。

      “Hi,帅哥!一个人在喝酒吗?”迷离恍惚间,已不知在什么时候,一个年轻漂亮性感的女子坐到江北的旁边。

      江北转过头去仔细打量了一下,只见这女子大概二十出头,一副俊俏模样,厚厚的外套的拉链拉到胸口以下,敞开的领口下,穿在里面的内衣把一对丰满的活宝紧紧包裹着,随时呼之欲出。没有浓妆艳抹,恰到好处的修饰让她看上去有点火辣撩人。

      “一个人喝酒多闷,让妹妹陪你一起喝吧!”还没等江北开口,那女子又先说了一句。

      江北二话不说,把一瓶已打开瓶盖的啤酒递到那女子面前,半醉半醒地说:“一口气把这瓶给我干了,就坐下来陪哥一起喝!”

      那女子也非等闲之辈,从江北手上接过啤酒后,仰起粉嫩的脖子就一口气将那瓶啤酒喝个底朝天。

      “怎么样,帅哥?可以坐下来了吧?”那女子得意地微笑着,正气定神闲。

      “痛快!坐!一起喝!”江北也豪气大发。

      推杯换盏十多瓶后,酒意中看着眼前这性感火辣撩人的女子,那对活宝不时在江北眼前晃动着,江北只觉热血上涌,情欲被不断挑起。他已有两三个月没碰过女人了,因为已离他而去的女友不让他碰,他一直只有她一个女人。今晚他已忍耐不住,他只想要一个女人,既想发泄欲火,也想发泄心中的无名之火。

      “妹……妹,哥……酒喝……够了,不……喝了!哥哥……想……睡觉!”江北欲借题发挥,有一句没一句地说。

      “帅哥你不喝了?妹妹除了陪喝酒,也可以陪夜。”女子心领神会,直入主题。

      “陪……夜?怎么……陪?”

      “帅哥想怎么陪,就怎么陪!”

      “果然痛快!”虽然意识已模糊,但江北并没有醉,头脑还清醒着,他知道他想要做什么。

      如此这般谈好后,江北搂着女子离开了酒吧。

      装修得很温馨舒适的酒店房间里,已冲洗一身后的江北躺在雪白的大床上,正等待着女子芙蓉出沐。

      这是江北曾和他的女友一起来光顾过的酒店,来过几次后,酒店都给他发了一张VIP卡了,以后入住,房价均可打折。无奈此时旧人已去,江北今晚只好陷入红尘。

      江北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女子已浴巾裹身出现在面前,包不住的胸肩和腿部,那洁白的肌肤散发着阵阵诱惑。女子向江北靠近,一阵暗香涌动。

      江北的思绪早已转移到女子身上,一把把她扯过来,随手将她身上的浴巾一掀,玉体毕现,前凸后翘,春光无限,那对活宝再没有了遮掩,那片神秘的三角小地带也一览无遗。

      江北再也按捺不住,再一把将女子按在床上,跨身上前,将其压在身下,没有前戏,就这么直奔主题,然后就开始了人类永恒的运动。

      江北的动作激烈而狂野,在还未消退的酒意中,既在发泄着欲火,也在发泄着心中的压抑和不快。相同的情景出现在江北的脑海中,一时间,他已分不清身下的女子是另外一个人,还是他那离他而去的女友。

      江北已全然不理会女子是什么反应,他只管自己的发泄。

      在一阵狂风暴雨中,江北一泻千里,然后像八爪鱼似的有气无力地趴在女子身上,喘着粗气。

      再没有了声息,再没有了动作,江北似神游九天一番后,终于初步恢复了力气。

      然而令女子大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,江北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难过,竟像个小孩似的匍匐在女子身上“哇哇”地痛哭大叫起来。女子那软绵绵的身体让江北暂时找到了一种踏实的感觉,所以他也毫不顾忌地通过痛哭,将难过尽情地发泄出来。

      痛哭完后,江北身心也舒畅了许多。江北知道,他哭的不是懦弱,而是郁闷。

      “不好意思,刚才太失态了!”痛哭出来后,江北也冷静清醒下来了。

      “帅哥,你差点把妹妹给吓着了,你没事吧?”女子竟然关切地问。

      “实在不好意思,没事了!那娘们跟别人跑了,又刚刚被黑心的老总逼得丢了工作,之前心里憋得慌,所以刚才才……”对着女子,江北竟然也不想掩藏。

      “走了就走了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,女人多得是!工作再找就是了。”女子安慰着江北,“要不,今晚妹妹怎么有机会认识到帅哥你呢?”

      几句聊开后,江北竟觉得女子有点亲切。然后女子又说:“我见过的客人多了,但是还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感性的客人。”

      江北一听,心里觉得好笑。客人?这是哪门子客人?就他妈的都是嫖客而已!当然江北承认,今晚他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嫖客,今晚他堕落了,第一次堕落!

      可见“客人”这个词,都他妈的被用烂了,谁都可以用它来称被服务的对象为“客人”,不管这种服务是什么服务。

      不过,江北在心里并不鄙视这些出来卖的女子,这并不是因为今晚他成了一名嫖客,他的身份也低贱了,他不自觉地站在这些女子的一边了,而是他觉得,都是一种交易。他的女友离他而去,不也是为了更好的交易吗?其实都他妈的是交易,只是此交易从表面上看很赤裸裸,而那交易则看似名声要好听得多,实则更赤裸裸。

      所以,谁比谁高尚多少?又谁比谁低贱多少?

      女子似乎已为江北的遭遇所动,尤其是他失恋的遭遇。虽然她是出来卖的,但还是很有服务意识,很有“顾客就是上帝”的觉悟。这就是敬业啊!

      休息了好一阵后,江北的精力也得到恢复。虽然刚进行了一番激烈的运动,但已憋了两三个月之久的江北,还是战斗力旺盛,望着眼前女子那玲珑圆润的身段,又再次欲火上升。

      女子也领会江北的意思,再次敞开胸怀,给江北来了个一条龙服务,让江北再入仙境,最后精疲力尽而眠。

      第二天醒来后,江北也从梦境中回到现实,冷静了,理智了。

      望着躺在身边的这个玉体,江北忽然有所感触。这么一个才二十出头且如花似玉的女子,却走上这条路,可惜了!

      但从某一个角度来看,正是她们的存在,解决了许多孤单寂寞人士的需求,减少了某种犯罪行为的发生率,谁说她们于社会没有贡献呢?也许对这种隐藏在阳光背后的职业和行业再规范一下,就会起到完全不同的社会作用和效果。

      临走前,女子递给江北一张名片,江北接过后随即扫了一眼,只见上面印着名字“杜红”,而手机号码、QQ号码都有了,背面还写着一句话:“为孤单寂寞人士排忧解难,提供全方位的人性化贴心服务”。

      他妈的牛逼啊!也太专业了!都懂得用这种方式来开展业务了,都懂得拉回头客了。

      “你叫杜红?”江北随即问。

      “叫我小红就行了,以后有需要随时找我,老顾客优惠多,给你最好的服务!”女子不忘推销自己。

      “小红”?怎么这么巧?好像很多传说中的风尘女子都是叫“小红”的。

      “很好的名字!”然后江北就将名片塞进了口袋里。

      “帅哥你怎么称呼?”小红问。

      江北想了想后说:“就叫我江爷吧!”

      “江爷?哈哈,好!江爷,后会有期!”小红爽浪地笑着说。

      没想到江北在小红面前也成了一回爷。

      从酒店房间出来后,江北继续走他的阳关道,小红继续走她的独木桥,各不相干。
  • yanni0214 2012-04-01 12:58:28
      mark
  • 苏绰答宇文泰 2012-04-01 18:28:28
      帮顶
      
  • xliyong 2012-04-02 09:21:51
      等更新
      
  • tangtdd 2012-04-02 12:30:45
      第三章 一家四口

      注:原创作品,请尊重原作者,未经同意,请勿转载,否则追究责任。

      瞎玩了数天后,江北决定打道回府,先回家过春节。

      江北是广东人,老家在广东南端的一个海滨小镇上。

      小镇上的人们世代靠种田和捕鱼为生,后来社会发展,有旅游开发商看中小镇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环境,在小镇上搞起了旅游开发区,小镇上的人们借机纷纷洗脚上田,做起了各种各样的大小生意,所以此时的小镇已不是当年的那个简单的“渔米之乡”了。

      江北的父亲早年也是渔民,跑过广东沿海的不少地方。江父和小镇上其他大多数渔民一样,嗜赌成性,因为做渔民要整天整天地甚至多天地一直待在渔船上,没有什么娱乐,赌博就成了大多数人的娱乐方式。

      小镇上搞起旅游开发区后,赌风更甚,男女老幼都参与其中。江父也不再外出去其他地方了,有一年江父赌运大好,一下子赢了几十万元,当即花了十多万,买下了一所别人正在出售的房子。

      不过赌财来得快,也去得快,不久后江父又将剩下的钱输得所剩无几,所以幸好买了那所房子,买房子的钱没有被输掉。

      江父将这所房子稍作改造后,二三层用作出租,首层则开起了麻将馆。开麻将馆是很好赚钱的,早期是按局收费,赢家给钱(小镇上俗称“打水”),有时赌友赌的金额很大,赢家赢钱了,有时高兴,为显豪气,就给得多;后期则差一些,一般都是按时收费了。

      所以开麻将馆后,江父干脆不再出海捕鱼了,就靠收租和“打水”为生。

      江父的麻将馆有时也开设牌九或麻将九(用麻将来玩,玩法类似牌九)的赌博种类,但是这些种类不像麻将,派出所对这些种类是查得很严的,也罚得很重,所以基本上还是以麻将为主。

      本来这一“生财之道”也无可厚非,但偏偏江父赌性难改,有时自己也赌上一份,尤其是那些牌九或麻将九的赌法,随时都会输得精光。所以有时一个月收下来的租金和“打水”费,一下子就被江父输掉了。

      对于这种情况,江北的母亲难道不过问和制止吗?当然不是,但这有什么用呢?江母自己也是赌瘾很深,每次江父输钱后,江母也会大骂,但过后,她自己又坐在麻将台上跟赌友玩开了。江母自己都参与一份,又怎么管得好江父呢?所以有时江北觉得麻将馆就是专为江母而开的。

      自小镇搞开发后,江母除了每天做必须要做的家务外,都没再干其他活了,大部分时间都泡在麻将台上,现代都市里什么泡网吧、泡酒吧、泡各种吧的人,在江母面前都是小巫见大巫了。

      因此,江北对江父和江母没有什么好感,有点讨厌他们,但又因为割不断的父子和母子的关系,所以只能对他们又爱又恨。

     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江北一直对赌博很反感,除了应酬的需要偶尔玩一下麻将外,他从不参赌,在赌风盛行的小镇上,在父母都好赌的情况下,这可以说是极品了。但是江北就是出淤泥而不染。

      江父小时候没读过几年书,没有什么文化,所以江北出生后,江父就凭自己的见识和最简单的道理,给江北起了这个名字,意思是让江北长大后一直向北走,向北走才有前途,才有出路,因为小镇已是最南端了,再向南就是大海,只能当渔民。

      “北”字,用小镇上的方言来读,就是女性某部位的粗俗叫法的谐音,所以小时候伙伴们都意味深长地叫江北为“阿北”,借指女性的某部位。不过从小就被伙伴们这样叫,听惯了,江北自己也接受了这个叫法,也无所谓了。

      不过,江北还是很争气,高中毕业后,考上了北方一所不错的大学的本科,真的是向北走了。他是当年小镇上考上大学的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人,从此之后,江北在小镇上很受尊敬,小时候的那些伙伴,也都客气地叫他“北哥”了。慢慢地江北还是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名字,从字面上看,简洁而又不失内涵。所以江北还是觉得江父给他起了一个不错的名字。

      虽然江父好赌,但却一直还算运气不错,没有试过输到倾家荡产,江北上学时,江父也一直给足他学费和生活费,让他衣食无忧,顺利完成学业。

      江父虽然好赌,但还是循规蹈矩,是个守法的公民,只是有一年,在他身上还是发生了一件“大事”。

      自从小镇上搞起开发后,往日风气淳朴的小镇也开始慢慢发生变化了,“黄色”的力量渗透到神州大地的每一个角落。江父背着江母,在外面包养了一个年轻的小姐,后被江母发现,江母也不是省油的灯,结果大闹,叫上婆家娘家的亲戚,一起去“讨伐”那个小姐,江北也第一次动手打了女人──打了那个小姐,为江母“伸张正义”。

      经过这一次之后,江父再也不敢在外面乱搞了。不过代代相传,终于不久前,江北自己也在外面乱搞了一回,不过搞的境界和意义还是不一样的。

      “小倩怎么样?怎么不带她到家里来过春节?”聊天中江父问江北。

      小倩就是离江北而去的女友的名字,和她相恋了三年多,父母自然也知道了。她已是过去式了,此时江父却偏偏问起。

      “带她来干吗?不带!”江北语气有点生硬且坚决。

      “你小子是不是欺负人了?小倩是个不错的女孩,你要好好对人家啊!”江父不明就里,继续说。

      江北一听就来气,没好气地说:“对什么对啊?她跑了,我们分手了!”

      “什么?分手了?你把人家抛弃了?”江父觉得很意外,追问江北。

      “什么抛弃啊?她自己跑了!”江北干脆直说了。

      “我说你小子就是不听,平时说话也没个好态度,这下好了,女朋友都被你气跑了!”江父还没完,顿了顿又说,“你最好把人给我追回来,我还等着喝这口媳妇茶呢!”

      “追?怎么追?她跟一个有房有车的男人跑了!”江北越听越不爽,更没好气地说,“你给我钱在广州买房买车,我一定把她给你追回来!”

      江父一听,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不再吱声,只是“唉”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边“啧”了一声边有点失望地摇了摇头。

      江北其实也不是真的是要江父给他钱在广州买房买车,只是一时在气头上,才这样说的。当然,如果江父不是一直好赌,他能把那些输掉的钱积攒下来,帮助江北在广州买房,也不是什么难的事情。所以,正因为这样,江北才对江父更没有好感。

      “小子啊,看开点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!”最后江父简单地安慰了一下江北,因为他知道,由于他自己好赌,也没给儿子存下什么钱,自知理亏。

      江北有一个妹妹,叫江南,小江北四岁。江南的名字也是江父给起的,既然江北要向北走,那就留一个在身边,与北对应,就取南。江北和江南加起来,就是“大江南北”,够牛逼的了。

      所以,就单从给江北两兄妹起名上来说,江北还是觉得江父很有“学识”,虽然这是江父“误打误撞”。

      江南已结婚了,在小镇上不算早,但放在城市来说,算早婚了。

      江北对于他这个妹妹,也一直没有太多的好评,初中时就开始谈恋爱,当然都是玩家家的那种,高中时也没好好上学,不想考大学,毕业后就外出打工,在珠海、广州等地待过,先后交往过好几个男生。不过江北这个妹妹,人还是很精,最终被她挑中了本地县城里的一个小富二代,并果断出手,最终与他结婚,做起了清闲轻松的年轻太太,而且似乎还御夫有术,那男的,也就是江北的妹夫,对她言听计从,对她很好。

      其实江南有提出过给江北帮忙,比如资助他在广州买房买车什么的,但江北却不领情,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兄长,要花妹妹的钱,而且不是她自己的钱,而是妹夫家的钱,江北搁不下面子。

      谁叫江南不是姐姐,江北不是弟弟呢?姐姐帮弟弟,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      本来江北对于妹妹挑了一个好夫家,还是持肯定态度的,但一想到女友正是因为想找个条件更好的男人而离他而去的,他就连妹妹也有点反感了,觉得天下的女人都是一个鸟样,只看金钱,不念情意。

      整个春节假期里,江北最烦的就是江父江母总是在他耳边说起的一句话,“你妹妹的儿子都会叫你大舅了,你什么时候也让我们抱个孙子呀?”

      江北无语。造人运动容易,找个合适的愿意和自己一起造人的女人难!
  • 一个人的年华 2012-04-04 02:38:33
      MAKR 手机看。
  • tianyi820919 2012-04-04 08:45:40
      沙发
      
  • 杯酒点茶 2012-04-04 10:27:18
      哇,赶上来了。
      
用户反馈
客户端